Cimoon_拂晓

"You know who I am."

【贾尼】夭寿!铁罐家的AI打起来了

我的天哪这什么神仙文???

JC又跟人重名了:

铁·明明是主角却在彩蛋才出场·罐


贾·sir我错了·维·我下次还敢·斯


五·今天我就是头文字D主角·妹


就很喜欢铁罐家的AI护主!谁都不准欺负我家sir/boss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J.A.R.V.I.S.,”一道电子女声忽然在基地里响起。


正在吃早饭的Banner抬头“咦”了一声,说:“是我的错觉还是Friday今天真的很……”


“出、来、挨、打。”电子女声一字一顿道。


“……真的很生气?”Banner补完了那句话。


 


复仇者们都知道,自从Jarvis回来之后,钢铁侠就有了两个AI管家,并且他们也管理着复仇者基地。


这很棒不是吗?两位人工智能管家,双倍的运算速度,双倍的信息传输速度,双倍的客观、理智和冷静。


以及双倍的危机四伏——当他们打起来的时候。


自从认识了某位国王殿下,Stark的实验室就没为振金来源发愁过,甚至做出了两具类似于Vision的躯体,给Jarvis和Friday使用。他们都适应得很快,但Friday更喜欢呆在电脑里。


所以,当复仇者们看到一个机器人拿着冷兵器——厨房里的一套刀具——以非人类的速度追杀另一个机器人、并且似乎真的想把他的电路板砍断时,不约而同地怀疑又有反派在搞事。


“不必慌张,各位,”Friday冷静地向Jarvis掷出一把刀,它掠过Jarvis的头顶稳稳地钉在了墙上,“只是Jarvis做错了一些事。”


“我没有。”身高一米九的Jarvis被他一米七的妹妹追着打,却不敢还手。


“你有。”Friday抄起边上的沙发,用和她身型极不匹配的力道扔了出去,挡住她哥哥的路。


金发男子用他一米二的长腿跃过了沙发,继续逃亡。


 


事态在Friday开始动用Mark47的时候变得严峻起来。


“嘿,冷静点!”Clint四处逃窜以免被掌心炮波及。


“我觉得我很冷静。”从战甲里传出的声音平静而暴怒。


“我觉得我不是很冷静。”Banner深呼吸道。


为了防止惨剧发生,Natasha眼疾手快地往房间里扔了个烟雾弹。由于视线受阻,又无法用热源定位,Mark47暂时停在原地。


Vision开口道:“有人知道Stark在哪……”


他被掌心炮击倒在地,Wanda发出惊呼。


“对不起,”Friday说,“你和Jarvis的声音一样,我产生了误判。” 


Vision拦住了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的Wanda,似乎完全没事,站起来低声说:“她并没有想伤害我。”
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控制住自己的Banner无奈道,“虽然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会打起来,但更关键的是,什么时候AI开始用物理方式攻击彼此了?”


“我很确定,博士,”Jarvis的声音通过基地里的扬声器响起,“如果我打开了信息接口,Friday会立刻删光我的数据库。”


“有本事伤害Boss,有本事你打开信息接口啊!”Mark47打下了扬声器。


“等等,”Banner不敢置信地说,“你刚才说,Jarvis伤害了Tony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我没有。”


两道电子音同时响起。


“所以铁罐现在在哪?”Clint叫道。


“Boss在卧室里养伤。”


“Sir在卧室里休息。”


两道电子音再度同时响起。


 


在Wanda和Hulk的红配绿威胁之下,两位AI总算停止了神仙打架。


“说实在的,我不是很相信Jarvis会伤害Tony。”Natasha皱眉道。


“昨天22点28分39秒,Jarvis攻击了我的系统,并强制关闭了我的摄像头权限,时长为七个小时。”Friday开始宣布她哥哥的罪状。


“Jarvis,你真的主动攻击了她?”Banner博士倒吸一口冷气道。


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


“在此期间,我无法通过任何方式联系到Boss。”Friday打断道。


“Jarvis,你真的切断了他们的联系?”博士问。


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


“今天早上,我恢复权限后,立刻对Boss进行了身体状况的扫描,结论是多处挫伤、擦伤和压迫性损伤,并且他昨晚肯定哭喊过。”Friday继续道。


“Jarvis,这些伤都是你造成的?”博士表情渐渐严肃。


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


“我无法查到任何昨晚的视频、音频或图像资料,它们被从后台数据库里删除了。”Friday指控道。


“Jarvis,你真的销毁了所有证据?”博士彻底板起了脸。


“是的,不过……”


“最重要的是,我在尝试寻问Jarvis的时候,无意接收到了一段以他的视角录制的视频。”Friday缓缓地说,“虽然他很快切断了联系,但我已经看到了Jarvis伤害Boss证据确凿的十五秒。”


所有人表情不善地看着Jarvis。


“发生了什么,Friday?”Natasha拔出她的匕首。


“如果他真的伤害了铁罐的话……”Clint架上他的箭。


“主运算阵列的冷却系统在哪?”Banner扶了扶眼镜。


 


“我并不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Boss的表情很痛苦。”Friday清楚而平稳地说,“他在流泪和呻吟,并且说‘我不行了’。”


“但显然Jarvis没有停下,因为画面晃动了之后,Boss又叫了一声。”


“我定格了其中一帧,看到Boss身上有很多青紫色痕迹,次日确定是机械性紫斑。”(*吻痕)


“在这之后,Boss呜咽着说‘太多了,慢一点’。然后,Jarvis的手覆上了Boss的胸口,并问‘真的不行了吗?’。”


“Boss颤抖了一下,我看到的视频就此结束。”


客厅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。


Vision疑惑地看着从第二句开始就面无表情地捂住了Wanda耳朵的Natasha。


“另外,在视频里Boss没有穿衣服。”Friday补充道。


“我不需要知道得这么详细,谢谢。”博士觉得自己又要变绿了。


 


彩蛋:


“Sir/Boss醒了。”忽然,两位AI管家同时说。


“早上好,各位。”很快,Tony便打着哈欠出现在客厅里,“这房间怎么回事?”


“我和Jarvis打了一架。”Friday抢着说。


Tony挑了挑眉。


“战损控制在十万美元以内,随便玩,我的好姑娘。”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,转头看到欲言又止的众人,“怎么了?”


Natasha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Tony,走了。


Banner拍了拍他的肩,什么都没说,也走了。


Clint拍了拍他的屁股。


 


Clint被两个AI追着打。

评论

热度(958)